<noscript id="yuowg"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uowg"></center>
<center id="yuowg"></center>
<option id="yuowg"><wbr id="yuowg"></wbr></option>
<noscript id="yuowg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yuowg"><tr id="yuowg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uowg"><wbr id="yuowg"></wbr></center>
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爱在晚秋(第十二集)

2019-02-13 13:17 作者:莫愁  | 7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第十二集 灵魂的求赎

自从给古月琴写了那张便条以后,古文武再也见不到古月琴灿烂的笑容了。二人见了面行同路人,你不理我,我也不理你,昔日那种好似兄妹般的情谊一下子荡然无存。有时候,古文武见了古月琴还有意躲开,古月琴见了古文武就快速地从他的身边走过。

有一次,二个人不经意间正面相?#28799;?#35265;了。古文武仔细地瞟了古月琴一眼,只见她低垂着头,面色灰白,愁眉苦脸的。

“?#27426;?#26159;那张便条引起的连锁?#20174;?#35302;碰了她心里的底线。”

古文武警觉起来了。不管二人的关系多么好,只能是同学关系,而不能是男女关系,肯定是她误会了便条的意思。

古文武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但一时又不知所措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0852683.com )

为了排遣心中的苦恼,他奋笔疾书写下了《致靖霖》这首小诗:

为什么,再也看不到你迷人的笑容

为什么,再也听不到你清丽的声音

不是说,我是云儿你是

不是说,我是兄儿你是妹

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

过去,我们在一起嬉戏、追逐

像?#27426;?#27963;泼自由的小

靖霖,请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

白天呆在教室里,看到同学们异样的目光和指指点点的神情,古文武的心碎了。

晚上回到寝室,又听到男同学们说的诸如“我们班上有人在谈女朋友了”、?#21834;?#25165;子配佳人,天造地设的?#27426;浴薄ⅰ?#21482;?#19978;?#38376;户不对”含沙射影的话语,古文武羞得满脸通红,但又不好发作。

特别地,想起同学们对古月琴的议论,古文武感觉到了害怕。也许女同学们早已在津津乐道地在谈论这个花边新闻,谁叫她平时和古文武走的这么近又总是护着古文武,二人又不是亲兄妹。二个人曾经称兄?#28866;?#30340;事就只有李美芳和王玉梅知道,那还不是逢场作戏闹着玩的,谁会当真这么看。

“宁短十年妹妹伤心。”为了古月琴的名节,也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,古文武决定以实际行动让这个谣言不攻自破。

这个时候,古文武急迫地想让巨月琴明白,这张便条确实不是情书,只是一个小提示。又不好当面向她解释,只好求助于王玉梅去传递信息。

有一天,趁下课的空档时间,古文武特意来到文科60班找到了王玉梅,坦诚地对她说:

“玉梅姐,你知道吗,古月琴不理我了。”

“你们平素关系不是很好的,怎么一下子?#33080;?#20102;这样。”

“前几天,我奶奶过世了,我回了家。正好那天她找我要数学复?#30333;?#26009;,我就写了一张便条告诉她资?#25103;?#22312;哪里,要她去取。谁知道,便条被同学们看到了,说是情书。”

“是情书也不可能写这样的内容。”

“就是的,这明摆着不是情书,可别人就是这么认为的,连古月琴都迷惑了。”

“女孩子对写便条给她是很敏感的,除非得到她的认可。不管是什么内容,她们总会朝那方面去想。”

“你帮我同她说一下,说我写这张便条真的是就是论事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“好,我相信古月琴也不是糊涂人,她会明白你的本意的。”

“我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出于对二个同学的护,王玉梅主动当起了说客,?#27425;?#20108;人释疑。

王玉梅一看见古月琴就把要说的话摊开来:

“月琴,这一向不开心了吧,是不是同古文武闹起了小别扭。”

古月琴没有回答,只是低着头。

“你们的事,古文武全告诉我了,不就是一张便条。你说古文武是那种人么,借他十个胆也不敢给女孩子写情书。你真是多虑了,别听那些七嘴八舌的人造谣,那是成心在拆你们的台,找乐子。”

“我想他也不是那样的人,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心计,可他有事怎么不当面对我?#19981;?#32773;告诉别人转给我也行。”

“肯定是时间来不及,不然怎么会写便条。人家心里惦记着你的事,是一番好意。”

“真是一个愣头青。”

“他这个人就是智?#35848;?#24773;商低。”

“你千万不要对他有成见,你们以后在一起玩要注意一点,不管多么好的朋友,相互之间都是有距离的。”

听王玉梅这么一说,古月琴?#37027;?/a>放松了许多,不仅原谅了古文武的?#20013;?#22823;意,反而对他更加怜惜了。古文武不但学习成绩好,还是一个有责任心讲情义的好同学。

?#27426;?#37057;结在古月琴心底的纠结解开了,笼罩在同学们心底里的迷雾还是没有散去。

特别让古月琴感到敏感的是:她发觉古文武原来很?#19981;?#22905;。

一想起这一点,她的脸色变得绯红。她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原来爱情是这么样的美好和深不可测,它让人腆腼、害怕和欢喜。

经历了纸条子事件的风波,古月琴似乎对古文武有了真正的好感,播种在心房里的爱情种子也在?#37027;?#22320;萌芽。

于是,在一个无人注意的时间,她?#20302;?#22320;取出了古文武写给她的便条,就当作情书一样?#37027;?#22320;夹在了一本小人书里面,秘密地收藏在旅行包里面。

古文武委托王玉梅作为中间人调停与古月琴之间的误会,让她坚信了他写的便条只是一个提示而不是隐讳的情书,一块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。

这个情况是王玉梅碰到古文武主动提起的:

“古文武,我同她特意讲了,她知道了你的意思。你不要背包袱,她已经原谅了你。”

“?#36824;?#25105;做事不注意,想不到女孩子们对这些事这么敏?#23567;!?/p>

“其实,她也没有过多地往那方面想,只是面对女同学们的议论有点不好意思。也许过?#27426;?#26102;间就好冷静下来。”

“就怕她心里想不通,毕竟这事是我惹起来的。”

“现在应?#22969;?#20107;了。”

“真的非常?#34892;?/a>你。”

毕竟是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班同学,谁也不想把关系搞僵。后来,古文武正面遇见古月琴时,特意留意了一下她的表情,发现她也定眼瞧着他,平静的目光里蕴含脉脉深情,圆润的面容荡起了隐藏的笑意。

不过,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,他要保持好与古月琴的“距离?#20445;?#20877;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了。

首发散文网:

爱在晚秋(第十二集)的评论 (共 7 条)

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
阳光彩票
<noscript id="yuowg"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uowg"></center>
<center id="yuowg"></center>
<option id="yuowg"><wbr id="yuowg"></wbr></option>
<noscript id="yuowg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yuowg"><tr id="yuowg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uowg"><wbr id="yuowg"></wbr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yuowg"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uowg"></center>
<center id="yuowg"></center>
<option id="yuowg"><wbr id="yuowg"></wbr></option>
<noscript id="yuowg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yuowg"><tr id="yuowg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yuowg"><wbr id="yuowg"></wbr></center>